關於部落格
  • 2729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多少地才夠

有一天,姊姊來拜訪妹妹,兩人好久不見,真有說不完的話。
姊姊炫耀著說:「還是城裡舒服,房子又大又漂亮,到處都乾乾淨淨。吃的、用的,樣樣時髦又新鮮。」
妹妹很不服氣的說:「城裡雖然多采多姿,鄉下生活卻平靜踏實。而且,種田雖然辛苦,但只要有地,就不怕沒飯吃。像我,就從來不必擔心丈夫會突然丟了飯碗,或愛喝酒,甚至貪玩不回家。因為他每天的工作都忙不完了,哪還有心思去想別的,自然就別無所求了。」
這時,妹妹的丈夫──帕夏躺在一旁涼椅上,靜靜聽著姊妹倆的對話,心想:「是啊!說的沒錯,可惜漏了一件事:如果我能擁有一塊自己的田地,就不會這麼窮,到那個時候,我才是真正的別無所求了。」
帕夏的隔壁,住著一位女地主,她原本和大家處得很好﹔可是當她嫁給一位精打細算的男士以後,問題就出現了。那位男士不斷找鄰居們的麻煩,每當鄰人的牛跑到他的田裡,他就罰錢。本來就沒什麼錢的帕夏因此付了不少錢,叫苦連天。
有一天,聽說女地主決定要把田賣了,附近的鄰居都爭相買地,看得帕夏真是又嫉妒又心急。於是和妻子一起商量,向姊夫借了一些錢,又讓大兒子去做工,再加上手上的一點現金,這樣東拼西湊的正好夠買四十畝好田地!
帕夏心滿意足了。在自己的田地上,耕種起來特別有勁兒:田裡的收成也非常好,一年不到,他就把所欠的錢全部還清。現在的他,可稱得上是個快樂的地主了!
只有一件事讓帕夏很不高興。那就是鄰居的牛,老是跑到他的田裡來,把田踩的亂七八糟,還吃他辛苦種好的麥穗。帕夏幾次去請他們把自己的牛栓好都沒有用﹔他們總說忘記,其實就是太懶了。帕夏實在忍無可忍,就到法院去告他,鄰居雖然賠錢了事,卻也從此懷恨在心。有一天,帕夏發現田裡的樹被砍倒了,顯然是有人惡意作弄。
他真是氣瘋了,立刻控告鄰居,可是因為沒有證據,鄰居被判無罪,帕夏很不服氣,又去找鄉長理論,吵來吵去弄得大家看到他就煩。帕夏成了村裡最不受歡迎的人。
這天傍晚,來了一個到處打工的農夫,帕夏親切的招待他到家裡一起吃晚餐,農夫說:「我剛從瓦格蘭過來,那兒的地又多又肥,每個村民至少都可分到二十五畝地,如果有錢還可以多買。我的一些同鄉到那裡定居後,全都發財了。」帕夏聽得好心動啊!他想:「如果那裡真的這麼好,我何必傻傻的苦守在這不愉快的地方呢?」
秋收之後,帕夏就親自去了一趟瓦格蘭。他發現,每一件事都和那農夫所說的一樣。回家後,帕夏迫不及待的賣掉一切,全家搬到瓦格蘭去。
到了瓦格蘭,村民們都很和氣,鄉長慷慨的分給他們一百二十五畝地(因為他們家有五口人)。帕夏轉眼間得到的土地比過去大了三倍。他興高采烈的忙著僱請人手,增添牲口,把新土地整頓得欣欣向榮。
但是,很快的,帕夏又不滿意了。因為當初分給他的土地並沒有連在一起,耕種起來很不方便﹔收割的時候,還要雇車來回運送,花費很大。於是,帕夏就想跟鄰居一樣,自己花錢買一整塊地,做更大的地主。
剛好有一個農夫急需用錢,想把自己的一千三百畝地賣掉,出價一千五百盧布。帕夏正打算要買下來,在路上遇到一個商人,就很自然的閒聊起來。
商人說:「我剛從百虛崗過來,那裡的人真大方。他們的地多得讓你一年也走不完﹔我只花了一千盧布,就買到一萬二千畝最肥沃的土地。」帕夏問:「怎麼買呢?」商人說:「我用一百盧布買了一些絲綢、茶葉和酒,送給他們,那些頭腦簡單的鄉下人就什麼都答應了!」
帕夏聽了好興奮,恨不得能馬上就去看看。於是他把家裡的事全交給妻子,買了許多禮物,帶著一個僕人,就直奔百虛崗。來百虛崗,果然就像商人說的﹔大家生活悠閒安逸,根本不用耕種。他們不吃麵包,家家養著許多牲口,河邊野生的嫩草,就足夠他們把牛、羊、馬都養得肥肥壯壯。帕夏接受村民的邀請,走進一座帳棚,坐在純絲的地毯和靠墊上,學著他們大口啃羊排、吃乳酪,痛快的喝馬奶酒,還吹笛奏樂,玩得好開心。
帕夏把禮物拿出來分贈村民,大家都歡歡喜喜的接受了。有人問帕夏:「你送我們這麼多東西,不知我們該怎麼回報你?」帕夏馬上直截了當的說:「我很喜歡這裡又大又好的土地,希望你們可以分一點給我。」村人就紛紛商量起來。
說著,一位頭戴著狐皮帽子的老人走進來,原來他就是村長。他一進來,大家就安靜了,帕夏趕快送上老早就準備好的最棒的禮物,再度表明自己的心意。村長聽完,笑了起來。
村長說:「我們這裡的土地多得是,你要多少都可以。」
帕夏趕緊問:「價錢怎麼算呢?」
「一天,一千盧布。」
「這是什麼意思?那究竟是多少地?」帕夏想不通。
村長解釋說:「就是說,你花一千盧布在一天之內,你能走多少土地,那些土地就全是你的。」
帕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「這可能是好大好大的一片地呢!」村長笑著回答:「不錯,但是有一個條件:你必須在天黑前回到出發時的地方,否則錢和地都要歸我。」
帕夏聽了好高興,就決定明天一早,立刻出發。
帕夏整晚翻來覆去,不停的想著,在這樣風和日麗的夏天裡,一天至少可以走三十五哩路。那麼,這樣圍起來的一片地,可以養多少牲口啊!還可以把一部份田租給別人呢。想著,想著,就更睡不著了!……
天快亮時,帕夏終於睏得闔上眼睛。迷糊之間,他聽見有人在帳棚外竊竊私語,出去一看,只見村長正坐在帳棚前哈哈大笑。
帕夏正想去問他在笑什麼,咦!村長怎麼變成那商人了呢?
「你幾時來的?」帕夏正想問,還沒來得及開口,商人突然又變成那個瓦格蘭來的農夫!接著,帕夏看見地上躺著一個衣衫破爛,光著兩腳的死人,他走近一看,天啊!那個死人竟然是自己!帕夏嚇醒了,才發現原來是場惡夢。
由不得他再細想,帕夏急著叫醒僕人和村民,「快起來吧,天馬上亮了,我們準備出發了!」
所有的人都跟著村長來到一座小山丘上,村長用手往山下一比:「從這裡看得到的土地,全是我們的,請你隨意走吧!」然後摘下頭上的狐皮帽放在地上,當做出發點。
「天黑時,請回到這裡來,我們等著你。」帕夏把一千盧布放進帽子裡,天一亮就頭也不回的拉著僕人衝出去了。
太陽越昇越高,看來是吃早飯的時候了,帕夏盤算著,一塊土地要轉四個彎,現在應該是轉第一個彎的時候了,可是「從這裡往前看,那兒的地更肥沃,我還是再多走一點吧!」
走啊走,汗水溼透了他的衣服,他回頭望著小山丘,現在看起來只像個小螞蟻,終於他決定轉第一個彎了。
天氣越來越熱,帕夏覺得好累,但是帕夏一直唸著:「受苦一時,享福一生」,他強忍著疲倦,不停的像前走,好不容易又轉了一個彎。繼續走啊走,他得意的想,我給自己走出了好大一片地呀!
可是,當陽光漸漸弱下來,他才猛一下驚覺自己實在走的太遠了。
如果現在不馬上折回並加快腳步,肯定是回不去的。眼看光線漸暗,帕夏不禁擔心起來……
帕夏開始跑起來,小山丘看起來卻還是好遠,而帕夏已經累得快沒力氣了。他的雙腳又痛又抖,漸漸不聽使喚。「我絕不能停下來,不然一切都完了!」他硬撐著快要崩潰的疼痛,拚命的放腿直奔,把身上所有能丟棄的東西都丟了:外套、帽子、水壺、甚至鞋子。帕夏覺得頭昏沉沉的,口乾舌躁,心臟好像要爆炸。太陽,卻毫不留情的貼近地面。啊!小山丘到了!可是……太陽也下山了。
帕夏絕望的想:「完了!一切都完了!」
忽然,他聽見山上的村民都在呼喊他,為他加油,因為他們在山上還看得見太陽,帕夏鼓起最後一絲力氣向山上全力狂奔。帕夏汗如雨下,心怦怦的跳著。第一次,帕夏想到死亡的恐懼。
「我實在太貪心了,如果沒有生命,再多的土地,不能活著享受又有什麼意義呢!」
可是現在他已經停不下來了,突然,帕夏眼前閃過那個夢,那個死人……啊!他終於跑到了。
帕夏撲向地面趴了下來,雙手正好緊緊抓住那頂帽子。
「恭喜啊!這片土地全是你的了。」村長高興的宣佈。可是帕夏再也聽不見,他死了!
百虛崗的人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。最後,帕夏的僕人靜靜的拿起鏟子,挖了一個墓穴,把主人埋葬了﹔從頭到腳正好是六尺土地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